美团第一位前端工程师竟是转行程序员!关于他的10年技术生涯

原创 智云编程 随笔 资讯 69阅读 11 天前 举报

从饭否到美团,潘魏增用十年的技术生涯,诠释了“长期有耐心”这句话的含义。在他看来,长期有耐心,其实也是延迟满足感。对从事的行业来讲,我们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,十年后才有回报的生意,往往都是大买卖。

对个人来讲,不要把职位、职级这些虚的东西看得过重,关键看我们自己在其中承担什么角色,看我们自己的能力是否还有成长的空间。

从电子工程转到计算机

1、为什么大学读的是电子系,但是毕业后却选择了互联网行业?

潘魏增:高中时,对物理比较感兴趣,学校有一个逸夫图书馆,里面有大量关于物理的课外读物,其中有一本杂志叫《无线电》,特别令我着迷。只需要少量元器件,就可以实现超远距离无线单向通信(收音机),简直太神奇了。于是,我就树立了自己的理想,以后要成为一名电子工程领域的科学家,所以选择了南开大学的电子系。

但是上大学之后突然发现,电子系的课程大部分都是以数学、物理相关的基础理论为主,动手创造的机会很少,特别枯燥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想在电脑上搭建一个HTTP服务器,给各地的高中同学访问,因为不太懂,然后就去学校的BBS请教。当搭建成功的一刹那,我突然感觉到一种“触电”一样的兴奋感,相隔万里的人竟然可以看到我写的网页内容,太不可思议了。于是,我就开始经常泡BBS学习,到后来我就成为了能够回答别人问题的人,再后来,我就成为了南开BBS上WebDevelop版和Linux版的版主。

大学时,互联网逐渐从第一次泡沫中复苏。我在图书馆偶然看到一本讲互联网革命的书,书中那些早期设想的有关互联网的预言,都逐渐在一一实现。我深受作者的鼓舞,不过我觉得互联网革命还尚在早期,未来还将获得更加蓬勃的发展,我应该在行业萌芽的时候,加入到这场浪潮当中去。怎么加入?我不可能去「赤手空拳」地创业,毕竟还要吃饭,于是去互联网公司工作就成了我最佳的实际选择。当时在我们系,去互联网公司工作,其实是一个非常另类的、不被人理解的选择,因为绝大部分同学都去做了跟电路或者芯片等本专业相关的工作。但是,我很喜欢。

今天回头看,我呆过的团队做了很多改变世界的事,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大大地改变了世界的原貌,信息更透明、公开,社会更加平等。科技革命总是短期被高估,长期被忽视。十多年前,我还用笔给同学写信,在图书馆翻查资料,出门带纸质地图......站回当时看现在,几乎是难以想象的:我们可以通过微信实现实时互动,通过知乎、维基百科和搜索引擎查阅无穷无尽的信息,出门有高德地图,而且现在出门还几乎不用带现金。

工程师眼中的美团

2、在你眼中,我们美团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有哪些特质让你印象深刻?

潘魏增:印象最深的,也是最喜欢的特质就是我们美团是一家学习型组织。公司创始人都非常善于去学习、思考和总结,并身体力行去分享、去鼓励大家这么做。

比如兴哥,我觉得他的学习面特别广。记得有一次聚会,兴哥聊天时说到各地的方言,还帮忙给大家各自的方言做归类,聊到兴致起来,还拿出一本厚厚的语言书,证明他说的都有理有据。后来还有一次,兴哥给大家送了一本关于地缘结构的书,他说不错,推荐大家看。我看完之后确实对世界格局有了新的认识,对我帮助很大。

兴哥能从学习中受益,我觉得很多人应该也是如此。学城(美团内部知识库)和互联网+大学,有大量内部学习的资料,有大牛的分享,有行业的判断,有方法论,我自己也从上面学到了不少真东西,大家可以利用一些这些资源。

3、千团大战后,美团又做了电影票(猫眼,已经独立)、外卖业务,现在布局了酒旅、出行和大零售业务,作为其中的一员,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

潘魏增:最大的感触就是,每天都像在“打仗”。我们美团进入的领域一部分并不是最新的领域,另外一部分可能相对较新,同时有很多人也都看到了这个机会。表面上,美团像是和其他公司在争夺,其实不然,实际上大家都在竞赛,看谁能给用户提供更大的价值,提供更好的产品。听说有些公司,专门针对美团建立了“抗美办公室”,我觉得他们的思路很奇怪,还在用“零和游戏”的思维在做事情。

前些天,王慧文也分享了自己对这方面的看法,美团就是一种“尝试”的心态在做事,我们最终是希望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。美团的价值观,第一条也是“以客户为中心”。 因为竞争是全方位的,有时候看到其他公司写的“黑稿”,里面尽是一些没有逻辑的猜测和诬陷。这个时候,我们反而更像是打了“鸡血”一样,想把我们自己的产品做的更好。

当然,这么多年,也经历了美团的很多从零到一的业务,有时候会感觉会比较煎熬,有时候也会很亢奋,就像坐过山车,有时候嗨到顶峰,有时候也会感觉跌到谷底,但尖叫总是持续不断的。在美团的生活,真的很精彩。

十年技术生涯

4、对绝大多数青年来说,大学毕业后,应该是人生最好的十年,这十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您怎么理解王兴说的“长期有耐心”这句话?

潘魏增:十年的收获有很多,不过我感觉都是人生体验的东西,到这个时间点,到了这个岁数,每个人总会零零散散收获一些东西,包括物质层面的,还有精神层面的。对我而言,最大的收获可能是更了解了自己,找到一些和自己更好相处的方式。

十年前,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,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,现在大概明白自己的能力范围在哪里。

十年前,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现在尽管依然不是那么清楚,但已经相对更清晰一些,还需要迭代。

长期有耐心,我的理解就是延迟满足感。

对从事的行业来讲,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。做个不是那么恰当的比喻,每天计较得失的大部分都难成气候,十年后才有回报的生意,往往都是大买卖。

对个人而言,不要太早着急“变现”,拿得多,往往不如拿得稳,也不要把职位、职级这些虚的东西看得过重。关键看自己在其中承担什么角色,看自己的能力是否还有成长的空间。

5、这十年,有没有对自己影响特别大的人?

潘魏增:十年间,我有幸认识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人。有老板,有同事,也有人生路上的师哥、朋友等,对我影响都很大,感谢得到了他们的教诲和帮助,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。

坦白讲,我自己受穆荣均的影响比较深。我在公司里最早接触的人就是他,也是因为他,我被吸引加入了早期的饭否。他认为应该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即使遇到阻力,也要不折不挠地推进。

比如,技术团队早期要提升并行开发的效率,版本管理工具要从SVN迁移到Git,这个事情虽然是我主导,但事实上是穆荣均在背后鼓励我这么做。

又比如刚开始的美团技术学院,有很多BootCamp培训、技术交流和组织上的杂事要做,同时会面临业务上的一些压力,穆荣均也是很支持我去展开这方面的工作。我相信对早期工程师文化的建设和团队组织的成长,都是有帮助的。

6、这十年,对前端技术的认知,有哪些改变?

潘魏增:虽然十年来,前端技术层出不穷,但我理解的前端是「万变不离其宗」,它是为最终用户界面服务的,承接用户与远端数据的交互。前端的核心是数据的呈现,不管后端给什么数据,前端只负责忠实的展示。前端也可能会做服务端的开发,也可能会做平台化、工程化的工具,但它最根本的目标还是这个,不要偏离这个目标去做事情。

其次前端技术不能脱离业务而存在。前端工程师当中有部分同学很Geek,有的喜欢研究专深的技术,有的喜欢越界做点事情。这些本身也没错,但把更多精力去推动业务,获得成功是回报更高的事情。如果做技术缺乏业务视角,往往是很危险的。

对做技术的同学们,有哪些建议?

潘魏增:有几个建议,也是我个人的一些成长心得,仅供大家参考吧,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点帮助。

第一个是打好基础。 毕业刚走进职场的同学,一定要打好技术基础。「勿在浮沙筑高台」,把地基打扎实,才能在上面建成高楼大厦。怎么打地基,每个人有自己的方式,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看官方手册、标准文档以及阅读源代码。

第二个是提升视野。对于有一定经验和技术基础的工程师,建议多走出去,看看公司内其他团队是怎么做,业界是怎么做的。好的技术往往是因为看得足够多。

第三个是思考本质。“老司机”可以多跳出来想想商业的本质、社会的本质,毕竟技术只是这个世界很小的“子集”。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,结构远比技术系统更加复杂。我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有这个认识,还在慢慢地摸索、学习。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吧!

最后

这里推荐一下我的前端学习交流圈:784783012,里面都是学习前端的从最基础的HTML+CSS+JS【炫酷特效,游戏,插件封装,设计模式】到移动端HTML5的项目实战的学习资料都有整理,送给每一位前端小伙伴。最新技术,与企业需求同步。好友都在里面学习交流,每天都会有大牛定时讲解前端技术!

点击:加入

评论 ( 0 )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
赶紧努力消灭 0 回复